苏珊凯文含情脉脉凝视着他.txt

 28彩票yule平台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7 17:05
苏珊凯文含情脉脉凝视着他.txt
苏珊?凯文含情脉脉凝视着他。
 
 
“它实在美丽,”她叹了一口气,“我常常想,我希望……”她的声音逐渐消失。
“当然啦,”艾席放下铅笔,神采奕奕地继续说,“我得等到放假才能办这件事。我只有两周的假期,但厄比这件事却让一切悬在半空中。”他的目光落到自己的指甲上,“此外,还有一个原因——但它是个秘密。”
“那就别告诉我。”
“喔,我还是说说比较好,我忍不住想找个人一吐为快——而你可算是我在这里最好的——呃——倾吐对象。”他羞怯地咧嘴一笑。
苏珊?凯文一颗心怦怦乱跳,可是她不敢开口。
“坦白说,”艾席把椅子拖近些,并将声音压低成神秘兮兮的耳语,“那栋房子不只我一个人住,我快结婚了!”
说到这里,他突然跳起来。“怎么回事?”
“没事!”可怕的天旋地转已经停止,但要开口却仍然很困难。“结婚?你是指……”
“啊,当然!是时候了,对不对?你记得去年夏天来这儿的那个女孩吧,就是她!但你真的不舒服,你……”
“头痛!”苏珊?凯文孱弱无力地挥手要他闪开,“我……我最近一直有这个毛病。当然,我要……要恭喜你。我很高兴……”在她惨白的脸上,没涂匀的胭脂变成两团难看的红斑。这时,周遭的一切又开始旋转。“对不起……失陪……”
她一面含糊说着,一面摇摇晃晃夺门而出。这好像是只有在梦中才会突然出现的噩耗——伴随着梦中那一切虚幻的恐怖。
但怎么可能呢?厄比曾说……
厄比知道!他能看穿心灵!
她发觉自己正气喘吁吁地倚在门框上,望着厄比的金属脸孔。她刚才一定爬了两层楼梯,但是她毫无记忆。有如梦境一般,她在瞬间跨越了那段距离。
有如梦境一般!
然而,厄比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,暗红色的光芒似乎逐渐膨胀,变成两个微微发光、令人望而生畏的球体。
他正在说话,而她只感到冰冷的玻璃杯抵住嘴唇。她吞下一口水,打个哆嗦,才对周遭的事物有些察觉。
厄比仍在说话,他的声音透着惶恐——好像他又惊又怕,正在极力辩解。
那些声音逐渐有了意义。“这是一场梦,”他正在说,“你一定不可以相信。你很快会在真实世界中苏醒,而嘲笑此时的自己。他爱你,我不骗你。他爱你,真的!但不是在这里!不是现在!这只是个幻觉。”
苏珊?凯文点了点头,她的声音有如耳语。“是的!是的!”她抓着厄比的手臂,紧紧抱住,一再重复道,“这不是真的,对不对?这不是真的,对不对?”
她究竟是如何恢复神智的,她自己始终不知道——但那就像穿越一个迷蒙虚幻的世界,来到强烈的阳光下。她推开他,用力推开那只钢铁手臂。她的双眼睁得老大。
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她的声音提高成刺耳的尖叫,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厄比退了几步。“我想帮助你。”
机器人心理学家瞪着他说:“帮助?怎样帮助?告诉我这是一场梦?试图逼得我精神分裂?”她陷入歇斯底里的紧绷状态,“这不是一场梦!我倒希望它是!”
她猛力倒抽一口气。“等等!为什么……哈,我懂了。慈悲的苍天啊,这多么明显。”
机器人的声音中透着恐惧。“我必须这样做!”
“而我竟然相信你!我从未想到……”
门外的嘈杂声使她暂时住口。她转过身去,双手痉挛似的一松一紧。当玻格特与兰宁进来的时候,她已经站在角落的窗前,两位男士丝毫未曾留意她。
他们同时向厄比走去,兰宁愤怒而不耐烦,玻格特则是一副看笑话的神情。兰宁首先开口道:“好,厄比,听我说!”
机器人将目光猛然射向年迈的主任。“好的,兰宁博士。”
“你有没有和玻格特博士讨论过我的事?”
“没有,主任。”回答来得很慢,玻格特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。
“怎么回事?”玻格特挤到上司前头,叉开双腿站在机器人面前,“重复一遍你昨天对我说的话。”
“我说……”厄比陷入沉默。在他体内深处,金属发声膜片振荡出轻微的杂音。
“你没有说他辞职了吗?”玻格特怒吼道,“回答我!”
玻格特狂暴地举起手臂,但兰宁赶紧推开他。“你要胁迫他说谎吗?”
“你听到他说什么了,兰宁,他刚要承认就闭上了嘴。别挡着我!我要他吐露实情,懂吧!”
“我来问他!”兰宁转身面对机器人,“好吧,厄比,放轻松点。我辞职了没有?”
厄比只是瞪着眼睛,兰宁焦急地重复一遍:“我辞职了没有?”机器人似乎极轻微地摇了摇头,等了半天却没有进一步的结果。
两人互相凝望,两双眼睛里的敌意几乎有了生命。
“搞什么鬼,”玻格特突然冒出一句,“这机器人变哑巴了吗?你这个怪物,你不能讲话吗?”
“我能讲话。”机器人不假思索地答道。
“那就回答这个问题。你不是告诉我说兰宁辞职了吗?他到底有没有辞职?”
接着又是一阵沉闷的寂静,直到苏珊?凯文高亢且近乎歇斯底里的笑声,突然在房间另一端响起,才终于打破这个沉默。
两位数学家吓了一跳。玻格特眯着眼睛说:“你在这里?什么事这么有趣?”
“没什么有趣的。”她的声音不太自然,“只不过上当的并非我一个人而已。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三位机器人学专家,竟然中了同样一个简单的圈套,这是不是很讽刺?”她的声音逐渐消失,她将苍白的手按向额头。“可是并不有趣!”
这回两位男士互相扬了扬眉毛。“你说的是什么圈套?”兰宁硬邦邦地问道,“厄比有什么问题吗?”
“不,”她慢慢走近他们,“他没什么问题——有问题的是我们。”她猛然转身,对机器人尖叫道,“离我远点!到房间另一端去,别让我看到你。”
在她盛怒的目光下,厄比缩头缩脑、跌跌撞撞地快步离去。
“这一切是怎么回事,凯文博士?”兰宁的声音透着敌意。
她面对他们,以讥讽的口吻说:“你们当然知道机器人学第一基本法则。”
另外两人同时点了点头。“当然,”玻格特不悦地答道,“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,或因不作为而使人类受到伤害。”
“背得多么流利。”凯文讽刺道,“然而,究竟是何种伤害?”
“啊——任何种类的伤害。”
“正是如此!任何种类!可是令人感情受创呢?令人自我受打击呢?令人希望幻灭呢?这些算不算伤害?”
兰宁皱起眉头。“机器人怎么会知道……”然后他猛喘一口气,没有再说下去。
“你已经明白了,是吗?这个机器人能透视心灵。你以为他不知道精神伤害的意义吗?你以为如果有人问他问题,他不会完全按照那人想听的回答吗?其他答案难道不会伤害我们,而厄比难道不知道这点吗?”
“老天啊!”玻格特喃喃道。
机器人心理学家以嘲讽的目光瞥了他一眼。“我想你问过他兰宁是否辞职了。你希望听到的答案是他已经辞职,而厄比正是那样告诉你的。”
“而

标签:重庆时时彩助赢苹果版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虽然他赶紧把它驱赶了出去,但他心里清楚.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