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还梦到那个堕落的芬吉被剥夺衔级。.txt

 fa28.com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7 16:57
他还梦到那个堕落的芬吉被剥夺衔级。.txt
他还梦到那个堕落的芬吉被剥夺衔级。
 
 
他梦到自己戴上计算师的黄色肩章,为482世纪安排新的社会制度,把芬吉赶进后勤组。忒塞尔坐在他身边,脸上满是敬仰的笑容;而他自己则草拟一份新的社会组织图表,整齐有序,坚实可靠,然后让诺依·兰本特分发下去。
不过诺依·兰本特是裸体的,然后哈伦惊醒了,瑟瑟发抖,羞愧万分。
有一天,他又在走廊里遇到那姑娘,他又侧身站到一边,移开视线,让她先过。
不过这次她站在原地没动,看着他,直到他视线转回来与她相遇。她就是那样的活色生香,哈伦闻到她身上飘来淡淡的香气。
她说:“您是时空技师哈伦,对吗?”
他想厉声呵斥,然后愤然离去,但最终他还是告诉自己,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。再说了,要是想强行通过,说不定还会碰到她的身体。
所以他简单地点点头,“对。”
“听说您是对我们时代非常精通的专家。”
“我亲身去过。”
“希望哪一天我们可以聊聊这件事。”
“我很忙,我没时间。”
“但是哈伦先生,早晚您都能抽出一点时间的。”
她对他微笑。
哈伦绝望地低语:“请你赶快过去好吗?要不然你先让一让,让我先过去好吗?麻烦你!”
她慢慢扭胯转臀,他一脸窘相,血往上涌。
他很恼火,她怎么能让他这么难堪,他为什么会这么难堪,虽然说不太清楚原因,但罪魁祸首肯定是芬吉。
芬吉在两周结束的时候召唤了他。计算师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打孔的箔片,单从它的长度和打孔的繁复程度来看,哈伦就知道它绝不仅仅是一趟半小时的一般时空观测任务那么简单。
芬吉说:“哈伦,你现在能坐下好好看看这个吗?别,别直接读,用机器看。”
哈伦抬起淡漠的眼帘,把箔片小心地插进芬吉办公桌上的扫描仪夹缝里。它被缓缓吸进扫描仪内部,随之而来的是打孔数据被转化成文字,出现在扫描仪连接的乳白色矩形显示器上。
看到一半,哈伦猛地挥手,拔掉扫描仪电源。他用力地扯出箔片,结果把它扯烂了。
芬吉平静地说:“我还有备份。”
不过哈伦还是用拇指和食指尖掐着箔片的残骸,仿佛它会爆炸一样。“计算师芬吉,肯定弄错了。我绝对不能住在那个女人家里,做将近一星期的一般时空驻留任务。”
计算师撇起嘴:“为什么不能?如果这是精准时空测量的要求呢?如果你和兰本特小姐有什么私人纠葛……”
“根本没有私人纠葛。”哈伦激动地插话。
“肯定有点问题吧,多多少少。既然这样,就这次观测任务,我要向你做一些必要的解释。但一定要记住,下不为例。”
哈伦坐着没有动。他的脑子在飞速转动。通常情况下,出于职业性的骄傲,哈伦应该拒绝任何解释。作为一名观测师或者时空技师,面临这种问题,应该二话不说接受任务。一般来说,计算师也不需要向他作出任何解释。
但这次有点不一样。哈伦曾经表达过对那姑娘的不满,那个所谓的秘书。芬吉害怕他的不满持续升级。(“无人追究,就无人有罪”,哈伦想到这句俗语,虽然记不起来是从哪儿看来的。)
所以,芬吉采取了这样的对策。把哈伦安排到那女人家里住,这样的话就说不清了。如果哪天哈伦敢揭发他,他就反咬一口。哈伦从此会失去证人的客观立场。
所以,他要找点借口,告诉哈伦为什么把任务派到那儿去。现在借口就要来了。哈伦带着几乎毫不掩饰的蔑视准备听他的话。
芬吉说:“你知道,很多世纪的人都知道永恒时空的存在。他们知道我们主持着跨时空贸易。他们以为那就是我们的主要功能,这样的误解很好。他们也隐约觉得,我们还肩负着阻止大灾难、保护全人类生存的任务。这种认识不能不说是迷信,但多少也有正确的地方,对我们来说也不错。对很多时代来说,我们的形象是圣父一般的存在,给他们安全感。这些你都明白吧?”
哈伦想:这家伙以为我是新手吗?
不过他只是点点头。
芬吉继续说:“还有一些事,是他们绝对不能知道的。其中最重要的,就是我们会在必要时变革现实这件事。他们如果知晓此事,会带来很多危害。所以任何有可能让他们接触到类似信息的因素,都必须从现实中抹除;这事我们一直干得很稳妥。
“不过,总是还有一些其他关于永恒时空的不良信仰在流传,千万年来时时出现,挥之不去。一般来说,最危险的那些信仰总是集中在每个时代的统治阶层;这个阶层跟我们打交道总是最多,而且同时也操纵着当时的舆论。”
芬吉停顿了一下,好像在期待哈伦能给一点评论,或者提几个问题。哈伦什么都没干。
芬吉继续说:“自从一年前,一物理年前,进行的433—486世纪F-2号变革以来,当前现实演进方向中,就有了类似的不良信仰出现的可能。我已经对这种信仰的本质作出归纳,并上报全时理事会。理事会不太愿意接受我的推论,因为它们建立在一种备选推算模式的基础上,出现的可能性极低。
“所以他们坚持在按照我的推论行事之前,先要做一次抵近观测确认。这是一项最复杂精密的观测任务,所以我提出要你来做,所以计算师忒塞尔才会允许你重做观测工作。另一方面,我同时选定一名当前的贵族成员,她非常渴望在永恒时空内工作。我把她放进这间办公室,近距离密切观测,看她是否适合我们的要求……”
哈伦想:近距离密切观测!肯定有事!
他的怒火再一次集中在芬吉身上,暂时放过那女人。
芬吉还在说:“从各方面来说,她都适合。我们会把她送回她的一般时空年代里。以她家为基地,你可以研究她生活圈内的社会生活习俗。现在你能理解我把这姑娘放在这里,并且让你住进她家的原因了吗?”
哈伦几乎是赤裸裸地讽刺说:“我非常理解你,放一百个心吧。”
“那你就接受任务吧。”
哈伦起身离去,胸中战意高炽,怒火中烧。他不会被芬吉的阴谋诡计打败。他绝对不会被人当傻子玩。
他决心应战,打败芬吉,这让他一想到前往482世纪的任务就有些迫不及待,甚至兴奋起来。
肯定不能是出于别的原因。
第五章 一般时空住民
诺依·兰本特的住处堪称偏僻,不过离本世纪最大城市之一的距离并不算太远。哈伦对那座城市很了解,比任何一个当地居民都了解。在当年本时代的拓荒观测任务中,他曾访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审视过它在本时空分区管辖范围内的时代变迁。
他从时间和空间上都了解这座城市。他既可以掰开了分析细节,还可以统筹整合看整体;他目睹了它的建设和成长、劫难和重建、荣耀与危机。现在他得到了一星期时间,深入一般时空,蛰伏在这座城市,适应钢筋水泥丛林中的缓慢生活。
不只如此,本次观测从起步就越来越集中在所谓的“珀里俄基人”[5],那些城市中地位最重要的人身

标签:重庆时时彩助赢人工

上一篇:他还不肯放弃,他会想尽办法抵赖到底。.txt
下一篇:他避开混沌的那些技巧绝无仅有且出神入化,.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