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三,张开双臂将她抱住。.txt

 fa28.com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7 16:59
四十三,张开双臂将她抱住。.txt
四十三,张开双臂将她抱住。
 
 
铎丝说:“好啦,哈里。我确信姐妹们不准和非亲非故的男性说话。你让她这么为难又有什么用?她根本身不由己。”
“我可不相信。”谢顿粗声道,“如果真有这样一条规定,也只适用于兄弟们。我非常怀疑她以前遇见过任何外族男子。”
铎丝以轻柔的声音对雨点四十三说:“姐妹,你遇见过外族男子,或是外族女子吗?”
犹豫许久之后,她才慢慢摇了摇头。
谢顿摊开双臂。“好,你看吧。即使真有一条保持缄默的规定,它也只适用于兄弟们。若有任何禁止和外族男子说话的规定,他们还会派年轻女子──这两位姐妹──来帮我们吗?”
“或许是这样的,哈里,她们只能和我讲话,再由我转达给你。”
“简直荒谬。我可不信,永远不会相信。我不只是一名外族男子,我还是麦曲生的贵客;契特?夫铭要求他们将我待为上宾,日主十四亲自护送我来到此地。我不要被当成一个不存在的人,我会跟日主十四取得联络,还会向他大吐苦水。”
雨点四十五开始啜泣,雨点四十三则保持着一贯无动于衷的态度,但脸孔也难免涨红少许。
铎丝好像打算再向谢顿说情,他却愤怒地猛然伸出右臂,阻止她做进一步的努力。然后,他皱着眉头凝视着雨点四十三。
最后她终于开口,但不再是清脆嘹亮之声。反之,她的声音颤抖而嘶哑,仿佛她必须用力将声音传到一名男性所在的位置,而这样做完全违背她的本能与意愿。
“外族男子,你不可以告我们的状,那是不公平的。你强迫我打破我们族人的习俗,到底想要我做什么?”
谢顿立刻露出敌意尽消的笑容,并伸出一只手。“你带给我的那件衣服,那件裰服。”
她默默地伸长手臂,将裰服放到他手中。
他微微一欠身,以温和而热诚的声音说:“谢谢你,姐妹。”然后,他朝铎丝的方向迅速瞥了一眼,仿佛在说:你瞧?铎丝却气呼呼地转过头去。
这件裰服毫无特色,谢顿打开时便注意到这点(刺绣与装饰图样显然是女性裰服的专利)。不过它附有一条缀着流苏的腰带,也许需要以特殊方式穿戴。毫无疑问,这绝对难不倒他。
他说:“我要进浴室去把这玩意穿上。我想顶多一分钟吧。”
他走进狭小的浴室,却发现无法关上门,原来是铎丝也要挤进来。直到他们两人都进入浴室,那扇门才关了起来。
“你在做什么?”铎丝气冲冲地细声道,“哈里,你是一头不折不扣的野兽。你为何那样对待这个可怜的女子?”
谢顿不耐烦地说:“我必须让她和我说话。你也知道,我得靠她提供资料。我很抱歉不得不这样残酷,可是除此之外,我又如何能打破她的心防?”说完,他便示意要她出去。
当他走出浴室的时候,发现铎丝也换上了裰服。
虽然人皮帽使铎丝成了光头,而且裰服本身带有邋遢的感觉,她看来仍然相当迷人。这种袍子的剪裁只能呈现一个人形,无法衬托任何身形曲线。她的腰带比他的宽些,也和她自己的灰裰服颜色稍有不同。非但如此,它更借着正面两颗闪闪发光的蓝石按扣来固定。(即使在最困难的情况下,女性仍能设法美化自己,谢顿这么想。)
铎丝打量谢顿一遍,然后说:“你现在看起来相当像个麦曲生人,两位姐妹可以带我俩去逛街了。”
“没错,”谢顿说,“可是逛完之后,我要雨点四十三带我去参观微生农场。”
雨点四十三将双眼张得老大,立刻向后退了一步。
“我很希望去看看。”谢顿以平静的口吻说。
雨点四十三马上望向铎丝。“外族女子……”
谢顿说:“姐妹,或许是你对那些农场一无所知。”
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她的神经。她高傲地抬起下巴,但仍然刻意面对着铎丝说:“我曾在微生农场工作。所有的兄弟姐妹,一生总有一段时间在那里工作。”
“好啊,那么带我参观一下,”谢顿说,“我们就别再为这件事争论了。你不能和兄弟交谈,也不能和他们有任何来往,但我却不是你们的兄弟。我是一名外族男子,也是一位贵客。我穿戴着人皮帽和裰服,以免吸引太多的注意,但我是一名学者,我在此地这段期间必须继续学习。我不能坐在这个房间,对着墙壁干瞪眼。我要看看全银河只有你们才有的东西……你们的微生农场。我以为你会骄傲地带我去开眼界。”
“我们的确引以为傲,”雨点四十三终于面对谢顿开口,“我也会带你去开眼界。你若想藉此打探我们的任何秘密,我相信你绝对无法得逞。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去看微生农场,安排这种参观需要花点时间。”
谢顿说:“我愿意等到明天早上。可是你真的答应吗?你以荣誉向我担保吗?”
雨点四十三带着明显的轻蔑说道:“我是一名姐妹,我言出必行。即使是对一名外族男子,我也会说话算数。”
她最后几个字的声音越来越冰冷,但她的眼睛却张得很大,而且目光如炬。谢顿不禁怀疑有什么念头掠过她心底,因而感到一阵不安。
43
谢顿又过了不得安宁的一夜。
首先,铎丝宣称一定要陪他参观微生农场,他则极力表示反对。
“整个行动的目的,”他说,“就是要让她自由自在地说话,要让她处于一个不寻常的环境──和一名男性独处,即使是一名外族男子。破除那么多习俗之后,就会更容易打破更多。如果你跟来,她会专门和你讲话,而我就只能捡些残渣。”
“万一因为我不在场,你又像在上方那样发生什么变故,那可怎么办?”
“不会发生任何变故。拜托!你若想帮我,就不要插手。如果你不肯,那我再也不要和你有任何瓜葛。铎丝,我是说真的。这件事对我很重要,虽然我越来越喜欢你,也不能把你摆在它前面。”
她极不情愿地勉强答应,只说了一句:“那么,答应我至少你会善待她。”
谢顿说:“你要保护的是我还是她?我向你保证,我对她粗暴不是为了找乐子,而我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做了。”
与铎丝的这番争执──他们的第一次争执──萦绕在他的脑海,令他大半夜无法成眠。雪上加霜的是,虽然雨点四十三曾郑重保证,他还是一直担心那对姐妹明早可能会爽约。
然而,她们却准时出现了。当时谢顿刚吃完一顿简陋的早餐(他决心不要因为耽溺于美食而发胖),穿上了那件十分合身的裰服。他曾仔细调整那条腰带,将它固定在完全正确的位置。
雨点四十三的眼神还是有些冰冷,她说:“外族男子谢顿,你准备好了吧,我妹妹会留下来陪伴外族女子凡纳比里。”她的声音既不清脆也不嘶哑,仿佛她花了一夜的时间来稳定情绪,并在心中练习如何与一位并非兄弟的男性交谈。
谢顿怀疑她是否也曾失眠,但他只是说:“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半小时后,雨点四十三与哈里?谢顿两人开始一层层往下走。虽然目前的时刻属于白昼,可是此地光线昏暗,比川陀其他各处都要黯淡。
这似

标签:重庆时时彩助赢人工

上一篇:他避开混沌的那些技巧绝无仅有且出神入化,.txt
下一篇:四章 变节者.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