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的年纪表露无遗。.txt

 fa28.com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7 17:01
岁的年纪表露无遗。.txt
岁的年纪表露无遗。
 
 
他走进一间专门招待儿童的房间。室内的陈设全部搬光,只剩下几个摆放食物的架台。孩子们一看到他便一拥而上,他们都知道这场飨宴是他带来的。谢顿连忙试图躲避他们乱抓的小手。
“等等,等等,孩子们。”他说,“往后面站。”
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电脑化小型机器人,将它摆在地板上。在一个没有机器人的国度里,他相信这种东西能让孩子大开眼界。它的外型是个毛茸茸的小动物,但它能在毫无预警之下变换外型(每次都引得孩子们吱吱笑),而当它变身的时候,它的声音与动作也跟着一起改变。
“仔细看,”谢顿说,“跟它玩玩,小心别弄坏了。等会儿,送你们一人一个。”
他溜了出来,来到连接主厅的另一条走廊。这时,他发觉婉达跟在他后面。
“爷爷。”她唤道。
嗯,婉达当然不同。他猛然弯下腰,将她高高举起,转了一圈,再将她放下来。
“你玩得开心吗,婉达?”他问。
“开心,”她说,“但别进那个房间。”
“为什么,婉达?那是我的房间,是我的研究室,我就是在那里工作。”
“那里是我做恶梦的地方。”
“我知道,婉达,可是一切都过去了,对不对?”他犹豫了一下,然后领着婉达走向走廊旁的一列椅子。他挑了一张椅子坐下,将她放到自己的膝盖上。
“婉达,”他说,“你确定那是一场梦吗?”
“我认为那是一场梦。”
“你当时真睡着了吗?”
“我想我睡着了。”
谈到这件事似乎令她不太自在。谢顿决定不再追究,继续逼问她根本没有用。
他说:“好吧,不论是不是梦,总之有两个男的,他们谈到柠檬水之死,对不对?”
婉达勉强点了点头。
谢顿说:“你确定他们说的是柠檬水吗?”
婉达又点了点头。
“他们会不会是在说别的,你却以为他们说的是柠檬水?”
“他们说的就是柠檬水。”
谢顿不得不接受这个答案。“好吧,到别处去玩个痛快,婉达,忘掉那场梦。”
“好的,爷爷。”一旦把梦境抛到脑后,她立刻快活起来,再度投入庆祝活动。
谢顿开始寻找玛妮拉。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她,因为每走一步,就会有人拦住他、问候他并与他交谈。
最后,他终于在远处看到她。他一面走,一面喃喃道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有个人我必须……对不起……”他克服万难朝她的方向走去。
“玛妮拉。”他把她拉到一旁,并向四面八方挤出机械式的笑容。
“怎样,哈里,”她说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“婉达的梦。”
“别告诉我她还念念不忘。”
“嗯,那场梦仍困扰着她。听我说,我们在宴会上备有柠檬水,对不对?”
“当然,孩子们爱死了。我在许多不同形状的超小型玻璃杯中,加入几十种不同的麦曲生味蕾,孩子们一杯接一杯品尝,看看哪一种味道最好。大人们也在喝,我就喝了。你何不也尝尝看呢,哈里?味道棒极了。”
“我在想,如果那不是一场梦,如果那孩子真听见两个人谈到柠檬水之死……”他打住了,仿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。
玛妮拉说:“你是在想会有人在柠檬水里下毒?那实在可笑,真要是这样,现在这里每个孩子都已经病倒或死掉了。”
“我知道,”谢顿喃喃地说,“我知道。”
他走了开,在经过铎丝时几乎没看到她。
她抓住他的手肘。“怎么这种脸色?”她说,“你看来心事重重。”
“我一直在想婉达的柠檬水之死。”
“我也是,但我至今想不出所以然来。”
“我忍不住想到下毒的可能性。”
“别那样想。我向你保证,送到宴会上的食物全部经过分子检查。我知道你会认为那是我典型的妄想症,但我的工作就是保护你,所以那正是我必须做的事情。”
“每一样东西都……”
“没有毒,我向你保证。”
谢顿微微一笑。“好吧,很好。我松了一口气,我并非真认为……”
“但愿不是。”铎丝淡淡地说,“比这个毒药狂想更令我关切许多倍的,是我听到几天后你要去见田纳尔那个怪物。”
“别管他叫怪物,铎丝。小心点,我们周围人多嘴杂。”
铎丝立刻压低声音。“我想你说得对。看看四周,净是微笑的脸孔。可是谁知道,哪个‘朋友’今晚过后就会向首脑或他的手下报告?啊,人类!即使过了数千个世纪,这种卑劣的背叛竟然依旧存在。在我看来,它似乎实在没有必要。但我明白它能造成什么伤害,这就是我必须跟你去的理由,哈里。”
“不可能的,铎丝,那样只会使情况更复杂。我要自己去,我不会有麻烦的。”
“你对如何应付那个将军毫无概念。”
谢顿显得很严肃。“你有概念吗?你的口气听来和林恩一模一样。他,也深信我是个没用的老糊涂。他,也想跟我一起去——更正确地说,是想代我去。我不知道川陀上有多少人愿意代替我,”他带着明显的讽刺补充道,“几十个?几百万个?”
12
过去十年间,银河帝国一直没有一位皇帝,但从皇宫御苑的运作却完全看不出这个事实。数千年来所累积的惯例,使皇帝的存在与否变得毫无意义。
当然,这代表不再有个身穿皇袍的身形主持各种典礼;不再有皇帝的声音下达命令;不再有皇帝的旨意传达出去;不再有皇帝的喜怒哀乐感染众人;不再有皇帝的欢乐照亮任何宫殿;不再有皇帝的病体为宫殿蒙上阴影。位于偏殿的御用寝宫空无一人,因为根本没有皇室的存在。
然而大队园丁仍将御苑照顾得完美无瑕,大队仆佣仍将宫殿建筑保持在最佳状态。御床虽然从来没人睡,每天仍会更换被单;宫中每个房间照常打扫,每件工作也都如常进行。而御前幕僚的整个团队,从上到下,都在做着他们过去一贯的工作。就像皇帝仍旧在世一样,最高官员继续下达指令,而且知道那些指令必定符合皇帝的心意。在许多机关中,尤其是高层机关,人事结构仍与克里昂生命中最后一天完全一样。至于新进人员,则被仔细塑造与训练成百分之百遵循传统。
仿佛帝国早已习惯由皇帝统治,因此坚持以这种“幽灵统治”来维系整个帝国。
执政团知道这一点,即使不知道,他们也有模糊的感觉。在这十年间,所有统率过帝国的军人,没有一个敢搬进偏殿中的御用寝宫。这些军人不论什么来头,他们总不是皇帝,因此都知道无权染指该处。对人民而言,失去自由还能忍受,却无法忍受对皇帝的大不敬——不论对象是活着或死去的皇帝。
那座已有十来个不同皇朝的皇帝居住过的优雅宫殿,就连田纳尔将军也没有搬进去。他在御苑边缘的建筑群中挑了一栋,作为他的官邸与办公室。那群建筑在御苑内极为碍眼,却造得有如碉堡般坚固,足以抵挡军队的围攻,而最外缘的建筑还住着数量庞大的卫士。
田纳尔身形矮胖,留着两撇八字胡。他的胡子不像达尔八字胡那样生气蓬勃、四下蔓延,而是经过仔细修剪

标签:重庆时时彩助赢人工

上一篇:四章 变节者.txt
下一篇:所有长老都很友好,.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