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长老都很友好,.txt

 fa28.com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7 17:02
所有长老都很友好,.txt
所有长老都很友好,
 
 
总是“非常友善”,就像奥登说的那样。不过看起来没人把她当回事。每次她提出问题的时候,他们总是很开心,不过更像是被逗乐了——她清楚地意识到。他们回答的时候,总是非常简短,其实并不会认真解释。“这就是个机器,杜阿,”他们会说,“具体的奥登会告诉你。”
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见过伊斯特伍德了。她从来没敢问那些长老的名字(除了罗斯腾以外,奥登给她当面介绍过,还给她讲过许多他的事)。有时候她会感觉,她遇见的某个长老没准就是伊斯特伍德。奥登也曾提过他,口气无比敬仰,还有一点点嫉恨。
她后来了解到,他正从事一项最重要无比的工作,所在的洞穴也不是一般凡人能去的。
她在头脑中慢慢整理奥登说过的话,一点点分析,最后发现整个世界普遍缺乏食物。奥登极少称之为“食物”,他一般都说是“能量”,还说这个是长老们使用的词汇。
太阳正在走向衰亡,但是伊斯特伍德已经发现了如何从远方获取能量,这个“远方”远远超过太阳所在,也超过夜幕中闪烁的七星所在。(奥登曾说过那七颗星是七个遥远的太阳,更远方还有更多的星星,只不过太黯淡,一般都看不到罢了。崔特听了这话,还曾经反驳说,要是那些星星都看不见,那它们的存在又有什么价值?而他根本不相信这些鬼话。奥登不想争辩,随口说:“算了吧,崔特。”杜阿其实也想问这事,要说出来的话跟崔特差不多,可是看到奥登的反应后,她打消了这个念头。)
眼前这个世界,看起来好像有用不完的能量;食物完全充足——而伊斯特伍德和别的长老们,如果不能把把合成食物做得好吃一点,谁也不会碰那东西。
就在几天前,她还跟奥登说:“你还记得吗?很久以前,你带我去长老洞穴,我在一边偷听长老们的谈话,觉得他们在谈论一个巨大太阳的事。”
奥登努力想了一阵,还是说:“我记不大清楚了。不过,你继续说,后来怎么了?”
“我一直在想这事。是不是那个大太阳就是新的能量来源?”
奥登笑着点点头:“不错,杜阿。虽然不完全准确,不过对于情者而言,有这种推断也很不错了。”
现在,杜阿慢慢游动,脑海中胡思乱想,心里也乱作一团。不知不觉间,她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长老的洞穴。这时她思量着,自己是不是该就此停步,掉头返回,趁这种窃听行为还没有被长老察觉。不过,回到家里,她又要面对崔特不可避免的怒气,这时——就在她想到崔特的时候——她感应到,崔特来了。
这种感觉瞬间变得无比强烈,她开始还以为崔特在家里,自己只不过遥感到他的意识。不!他就在这儿,同她一样,他也在长老洞穴里。
不过他来这儿干什么?来找她?难道他要在这儿跟她大吵一架?难道他蠢过了头,要向长老告状吗?杜阿觉得自己几乎无法再忍受——
这时,杜阿心中冰冷的厌恶不见了,转而感到无比震惊。因为她发现,崔特心里压根儿就没有在想她。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在附近。她能感到,他心中充满了难以抑制的狂喜,好像还下定了什么决心,不过这喜悦之中,也夹杂了一丝恐惧,一些对自己将来行为的忧虑。
杜阿想更深入地窥视他的内心,找出更多的东西,至少,也要发现他干了些什么,为什么这么干。可是,她再往深处探索,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既然崔特现在没发现她在附近,那么她现在只想确保一件事——让他继续蒙在鼓里。
这时,几乎是出于本能,她行动了。对于这种行为,就在片刻之前,她几乎就要发誓,终生永不再干了。
或许,这是源于她的那段回忆,那段她跟多瑞尔童年谈话的回忆;或者,源于她身体的记忆,那种摩擦岩石、渗入岩体的石慰经历。(关于这种行为,还有一个复杂的成人用词,不过她一直觉得那个词难以启齿,不如孩子们用的这个轻松。)
不管怎么说,她当时根本意识不到,自己正在干什么,或者说干了些什么,她只是不自觉地渗入到最近的一堵墙里。
进去了!整个身体完全渗入!
恐惧渐渐减轻,她的心中感到奇妙无比,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崔特在身边匆匆而过,完全没意识到只要伸出手去,就可以碰到自己的伴侣。
不过此时,杜阿已经顾不上操心崔特此行的目的。按理说,如果不是为了她,崔特还能来这里干什么呢?
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崔特的存在。
她心中只剩下纯粹的震惊。即使在小时候,她也未曾跟一块岩石完全融合,也没见过任何人做到(尽管总有不少传言,说某人可以做到)。毋庸置疑,从来没有一个成年情者这么做过,或者有可能做到。即使以情者的眼光来看,杜阿身体也稀薄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(奥登总喜欢这么说),而且她的厌食更加剧了这一特质(就像崔特说的那样)。
她完全渗入墙体,这足以证明她体质的稀薄,这个证据比右伴所有的责备加起来都要有力。此时,她心中不免有点愧疚,觉得对不起崔特。
然后,她心中又感到一阵更强烈的羞愧。万一她被别人看到怎么办?她,一个成人……
要是有长老路过,在附近闲逛——在他人注视之下,她绝对不会脱出岩石;可是她又能撑多久呢?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?
即使在她惊慌思索的时候,她也能感应到长老们的存在——他们都在远处。
她停住不动,努力平静下来。岩石充斥她的身体,包围着她,使她心中产生一种阴郁的平静,不过并不难受。相反,她的感官比平时更加敏锐。她甚至能感到,崔特继续以坚定的步伐远去,这种感觉强烈到好像崔特就在身边一样。她还能感应到长老们的意识,尽管他们都远在一个洞穴区以外。她能看到那些长老,每一个都清清楚楚,还能感到他们说话时的颤动,每一个细节都纤毫必现;连他们所说的内容,她都听懂了不少。
此刻的感觉,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的,这滋味以前做梦都想不到。
所以,尽管四下无人,没人能看到她的样子,她可以安全地脱离岩石,但她却没有;一方面她还没从震惊中完全恢复,另一方面她对自己理解力的飞速进步充满好奇与惊喜,她知道自己还想更进一步。
她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敏锐,她甚至马上想到了自己可以变得如此敏锐的原因。奥登曾屡次提起,经过交媾之后,他的理解力会超出平时,尽管他从前并不知道原因。在交媾状态下,有某种东西或形式可以使思维能力得到惊人的提高,这种东西吸收得越多,作用就越强。奥登曾说过,这种现象应该归结到,交媾状态下的原子密度大大超出平时。
即使是杜阿也不太明白,什么是“原子密度超出平时”,但她明白那指的是交媾状态;她目前融入石中,不是正像交媾一样吗?她杜阿从前不是也跟石头融合过吗?
当三者交媾的时候,思维受益的只是奥登。理者会吸收其中的精华,使思维能力得

标签:重庆时时彩助赢人工

上一篇:岁的年纪表露无遗。.txt
下一篇:死亡。你的第零法则,丹尼尔好友,在这里碰到了难题。.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