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蓝眼珠也开始褪色。他一身朴素的服装,则是刻意模仿川陀农民。.txt

他的蓝眼珠也开始褪色。他一身朴素的服装,则是刻意模仿川陀农民。.txt

他的蓝眼珠也开始褪色。他一身朴素的服装,则是刻意模仿川陀农民。 只要他愿意,这位第一发言者能够随意混迹阿姆人之间,不会露出任何马脚。可是,他的精神力量始终如影随形。...

查看详细
他的胡子再也没长出来.txt

他的胡子再也没长出来.txt

他的胡子再也没长出来 所以他们一定对他做了些什么。这就说明,那个博士知道他他,史瓦兹脸上曾经生有毛发。这难道不算意义重大吗?格鲁与亚宾从来不需要刮脸,格鲁甚至跟他说...

查看详细
他的心灵显出焦虑与渐升的紧张情绪。.txt

他的心灵显出焦虑与渐升的紧张情绪。.txt

他的心灵显出焦虑与渐升的紧张情绪。 我要去找谢克特博士,史瓦兹说,你认识他吗? 我听说过他,他是个大人物。你生病了吗? 没有,不过我得偶尔向他报到一次。这句话听来合理...

查看详细
他的心灵卷须渐渐变得僵硬而毫无弹性.txt

他的心灵卷须渐渐变得僵硬而毫无弹性.txt

他的心灵卷须渐渐变得僵硬而毫无弹性 教长秘书的拇指再度按向开关。它仍未松动,压力却一点一点在增加中。 史瓦兹能感到自己的眼球鼓凸出来,额头的血管也扭曲胀大。此外,他...

查看详细
他根本没必要等这一会儿,她看起来像什么样子,.txt

他根本没必要等这一会儿,她看起来像什么样子,.txt

他根本没必要等这一会儿,她看起来像什么样子, 对他而言毫无差别。不过他们既然已经是朋友了,他只好将恼怒的情绪压抑下来。 她面带微笑,以十分愉快的语调说:我能帮你做些...

查看详细
他彻底麻醉所需要的浓度——万分之一。.txt

他彻底麻醉所需要的浓度——万分之一。.txt

他彻底麻醉所需要的浓度万分之一。 然后,他们进来当然是戴着面具。天哪!一块湿手绢就足以抵挡十五分钟希伯奈特的药力,而那就是他们需要的全部时间。 通风装置变成眼下这种...

查看详细
他对古代史的了解,超过……超过我对自己家人的了解。.txt

他对古代史的了解,超过……超过我对自己家人的了解。.txt

他对古代史的了解,超过超过我对自己家人的了解。 她继续踏出伴着音乐的步伐。 她一再拿寻开心戏弄人这种字眼扣在崔维兹身上,倒也不算冤枉了他。崔维兹微微一笑,又问:我猜...

查看详细
他刚巧读过你的一篇论文,而且对它万分倾倒.txt

他刚巧读过你的一篇论文,而且对它万分倾倒.txt

他刚巧读过你的一篇论文,而且对它万分倾倒 这样的机会到底有多大?你自己也承认,你的研究工作并不怎么出名。 还有呢,那个带我们去见他的妙龄女郎,也无缘无故跟我们提到盖...

查看详细
他会相信你的。.txt

他会相信你的。.txt

他会相信你的。 局长需要保住自己的职位,而且他对我已经有点敏感了。如今我只有一个机会,可以帮我自己脱离这个险恶异常的境况。 什么机会? 我曾经自问,为何会有人嫁祸于我...

查看详细
他不确定大帝知道了多少,.txt

他不确定大帝知道了多少,.txt

他不确定大帝知道了多少, 我已经派小儿去达尔区见久瑞南。 为什么? 小儿是达尔人,而且很机灵,他也许会发现些对我们有用的情报。 也许? 只是也许,陛下。 你会随时向我报告...

查看详细
  • 110条记录